[OUaT]二十五日 晚上

依照小仙靈的建議,國王走進了一座森林。樹上點綴地長著幾片枯黃的樹葉,國王想起小仙靈的警告,仔細地盯著這些樹。

……有樹葉的話就不能算是枯樹了吧?

一邊想著,國王走離道路,接近其中一棵樹懷疑地看了看。

樹幹上的樹瘤似乎組成了人臉的樣子,在國王靠近的時候突然張開了應該是「眼睛」的地方。

「有何貴事?陌生人?」樹上的人臉正咀嚼著什麼東西似地,口齒不清地問道。

國王被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但很快地便恢復自持。「你好。我想去找老人。」

「哎唷!兄弟們啊你們聽聽。」樹大聲叫道,語氣中聽不出是嘲諷或是真心的歡呼。「又一位勇者,為了世界和平要去找老人啊!」

「是麼是麼。」「真了不起啊年輕人,你還不到四十歲吧?」「又一個要成為養分的?」

許多的樹瞬間冒出了臉並開始說話,四周一片吵雜。

一開始說話的樹加大了音量蓋過了其他的聲音。「老人喔。你越過那個山頭就到了,他的城堡就在那邊。」

國王點頭道謝,樹補充了一句。「祝你好運。」

「祝你好運。」「他要的不是好運,是奇蹟!」「何必浪費好運呢,反正也只是當作肥料……」

在細碎的交談聲中,國王朝著山前去。

在山頂就可以輕易地看到一座建築物。灰色的,在高聳的圍牆內有著許多尖頂的建築物。

國王瞇起眼睛仔細地觀察著,有著某種熟悉感浮現在心中。

那看起來……就像是他的皇宮中的法師尖塔。只是哪兒是有著無數的法師尖塔建在城牆裡面。

國王順著路走到了城堡門前。偌大的城門下沒有警衛也沒有行人,路上堆積的灰塵看起來已經很久沒有人從這邊經過了。他沿著路走進城裡,走進一間旅店裡。

門發出吚呀的聲音緩慢地打開,大廳裡是歪倒的桌椅,裡面沒有一個人。

國王繞到廚房,希望找到吃的東西。但廚房的狀況跟他預期的一樣,連菜刀都生鏽了,更別提還有任何食物。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國王走出旅店,懷疑地抬頭看著這些法師之塔,並挑了最大的一座走進去。

沿著旋轉樓梯往上走,一直到塔頂為止,中間所有的房間門都沒有關,房間裡面則是同樣的雜亂,彷彿慌張的逃離而還不及帶走任何東西,卷軸攤在桌上,大概從書櫃抓了幾本最重要的典籍,其他的就任它們散落在地。

當國王終於爬到塔頂房間的時候,聽到城中傳來了聲響。他走到窗邊看,街道上出現了幾個人,手中抓著各種武器,對著一個灰色的人影跑去。

「老人!納命來!」「為你的罪行償命!」

人們吼叫著揮舞手中的武器,但越接近老人,他們則顯得越虛弱,連喊叫的聲音都顯得有氣無力。

「讓開!蠢人們!」騎馬抓著長槍的男子從城外衝進來,人群緩慢地往兩邊讓開,終於能在他撞到之前驚險地躲到一邊去。

但馬匹在接近老人的時候前腿突然軟下,騎士與馬一起摔倒在地。

老人僅僅是走近騎士,他便發出恐懼的叫聲。但他的聲音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地變得沙啞,而且虛弱。

然後就再也沒有聲音了。

「惡魔!你這傢伙是魔鬼,回到地獄去吧!」躲到旁邊的人發出了絕望的喊聲,但他們並沒有因此逃走,而是接連著面對與騎士相同的命運。

國王目睹這一切的發生,他三步併兩步地跑到塔底,到剛剛發生慘劇的路口。

那兒只剩下排成倒地的人型的衣服,而應該穿著這些衣服的人變成了沙塵,就像是在一瞬間經過了上百年的歲月般,連骨頭都被風化殆盡。

而灰色的人影正在道路的另一頭往皇宮走去。

國王奔跑著跟上,同時感受到奇妙的熟悉感,彷彿曾經到過這邊似的。他跑過大廳,跑過門廊,熟悉感越來越強烈。他在一扇門前停下腳步。絕不會忘記的,即使裝飾有些不同,但牆上的畫像沒有變。

他與皇后的肖像畫。端正地掛在牆上,即使皇宮已經無人維護,畫像卻依然完好。

這是他的皇宮。

驚覺到這一點的時候,所有不同的地方看起來格外的刺眼。為什麼這麼多的法師之塔?為什麼所有人都不見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他也在同時確定了一切問題解答的來源。

國王往前奔去,為了釐清他的王國發生的事情,他要找到那個灰色的人影。那個老人。

弄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國王在寢宮找到老人。灰色的衣服,灰色的鬍子,灰色的眼珠,彷彿失去了什麼而變得黯淡。

「你!」國王戴上了皇冠,指著對方:「你為什麼在我的國家裡搗亂!」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抬頭望他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雙眼沒有焦點,不像有看到任何東西。

「你!」

國王憤怒地伸手扳正他的肩膀,接觸到老人的瞬間,無數的影像流進他的腦海之中。

這就是他,年老的他,失去一部分靈魂的他。

接觸世界之門的那個片刻,他的靈魂被抽走,獨留一具不會說話的空殼在門前。

空殼需要靈魂填滿失去的那個部分,不然國王將會永遠以活著的屍體存在於世上。大法師束手無策,找來了更多的法師而獲得的是更多的失望。

然後一個年輕的法師提出了建議:讓軀殼去尋找他缺少的,讓它去獲得它缺少的,讓它擁有尋找與獲得靈魂的能力……

所有的錯誤就出現在那裏。

空殼取走了所有人的靈魂、所有人的生命、所有的一切……

經過了漫長的歲月,國家成為傳說,法法爾位的名字被淹沒在失魂禁地、無人可接近的詛咒之城、失去靈魂之城的別名中。

而在那麼久之後,在所有人都遺忘了法法爾位的名字之後,國王回到了他的軀殼之中。

回到了他親手摧毀的國家之中。

他流出灰色的眼淚。

關鍵字:
森林(Forest)
兄弟/姊妹(Brother/Sister)
山(Mountain)
廚房(Kitchen)
復仇(Revenge)
笨(Stupid)
馬(Horse)
魔鬼(A fiend)
皇后(Queen)
這物品會說話(This item can talk)(未使用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