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aT]二十六日 中午與晚上

鬼魂(Ghost)
偽裝(Disguised)
田野(Field)
老男人(Old man)
爭論(An argument)
鑰匙/關鍵(Key)
衣服(Clothes)
農場(Farm)
躲藏(Hidden)
變更統治者(A change of ruler)

男孩進城,一路聽到大賽的消息。

剛即位國王舉辦大賽是一直以來的傳統,不過從來不提前宣布比賽內容。直到參賽者都報名完畢,國王才會宣布比賽內容與獎賞。

老國王的比賽是驅逐城堡中的鬼魂;誰能夠將躲在城堡中的鬼魂趕出來就獲勝,可以與小公主結婚。

那場的最後,是一個裝神弄鬼的傢伙贏了,但那人甚至還沒跟公主見到面,便叫著沒人聽懂的語句跑出城,從此不見蹤影。

再之前的大賽則是要跟城外田野上的主人吵架,不管用什麼歪理只要能吵到農場主人認輸把他的衣服交出來就算贏了。

那次弄的很難看啊。說故事的老人不知道是親自見到還是道聽塗說,講得活靈活現。

他說,那次不知道是農場主人惹到國王還是誰,反正被當作大賽的勝負關鍵與獎勵品,數百、數千人衝向他的農田,踩平了莊稼、衝破大門闖進他家裡。

一開始只是大聲嚷嚷而已,後來真的吵了起來,農舍沸騰般地鬧了一陣;每個人手上抓著布條出來,宣稱那是農田主人的衣服。

而農田主人無法證明那些是或不是他的東西。人們交出來的布條染著血,或是帶著一些搞不清楚是什麼東西的東西。

最後是一個殘忍的傢伙贏了那場大賽。他帶著的布條有顆眼睛,而農田主人再也不會動的身體也確實少了點東西。

於是他獲得了那塊田地,成為新的農場主人。

男孩聽了故事,想著也許那就是害死母親的傢伙擁有農場的原因。壞人的血脈。他這麼想著,捏緊了拳頭,牙齦咬得痠疼。

 

男孩混在人群中進城。國王的大賽讓整座城堡像豐年祭或嘉年華會般熱鬧,四處是人潮、還有更多令人目不暇給的街頭表演。

他看著小丑手中的球消失又出現,變多又變少;不過小丑在判斷圍觀的群眾不會再投出硬幣之後收起了道具,往城堡的別處走去。

火(Fire)
衣服(Clothes)
監牢(Prision)
會飛的物品(This can fly)
陷阱(A trap)
惡魔(A fiend)
戒指(Ring)
偽裝(Disguised)
遙遠(Far away)
久違的(Long-lost)

 

城堡沒有因入夜而安靜下來,四處是火光,人群依舊穿著華麗的服裝在街上走著。

「國王就要宣布比賽了。」街道充滿著期待與緊張的氣氛。男孩躲到街角,看著皇宮前的警衛不停驅趕為了在第一時間知道大賽條件而讓街道變得擁擠人群。

很快地連男孩藏身的角落也擠滿了人,他只好往沒有人的巷子移動。他在小巷的暗處看到一絲螢光飄動,於是停下腳步。小小的光芒對著他飛來,飄到他的鼻頭上。

──不要參加比賽。

那個聲音又出現在腦中,男孩伸手在耳邊、頭上晃像在揮趕蚊群;但那聲音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消失。

──你要怎麼參加呢?什麼也不會、什麼也沒有的你。

「閉嘴!我不要聽!」男孩叫著跑出了巷子,迎面而來的是無數火把的光芒。

「國王剛剛宣布了大賽內容!」人群的鼓噪瞬間安靜了下來,他們伸長了耳朵只想聽清楚內容。「尋找戒指!國王要沒人見過的戒指!」

宣布的瞬間人群再度沸騰,並像浪潮般湧向各方;他們奔跑著、互相推擠、只希望早別人一步找到沒人見過的戒指。男孩被撞倒、踢到、皮鞋踩過他的手指,痛的他在牆邊縮成一團。

等人群散去,皇宮前只剩下守門的警衛。其中一個對著男孩走來,用靴子推了推他。「小鬼,快走開吧,這邊可不是給你過夜的地方。」

男孩站起來,對警衛大聲地說:「我可是要參加比賽的,別瞧不起我!」

「是喔。」警衛輕蔑地笑了笑。「小孩子想學大人參加比賽啊,你弄得到什麼戒指?該不會想去偷來吧?」

「才不是!」男孩推開警衛,往皇宮的反方向跑走。「我要找什麼戒指要你管!」

他在警衛的笑聲中鑽進巷子裡面,躲到幾個轉角之後的門邊。

戒指……

猶記得媽媽手上曾經戴過戒指的。銀色的,閃閃發亮很漂亮的戒指。然後某一天她的手指上不再有那個閃爍彩虹般光彩的戒指,換來的是幾杯苦澀的藥水與麵包。

但記憶已經太過遙遠,他已經不記得那個戒指的樣式,只記得銀亮的顏色與彩虹的光芒曾經照得他張不開眼。

他決定到農田主人那兒去找回戒指。

即使無法贏得大賽,但終究是母親的遺物,他應當要去取回。

 

他花了一天一夜回到農場,不過花很多的時間找到戒指。他只是走進農莊,從窗口爬進主人的臥室,在桌前的抽屜裡找到了首飾盒。

首飾盒裡有幾樣金飾,但沒有一個比那枚戒指更加閃亮。

男孩在農場主人的叫罵與狗群的吠叫聲中逃離農莊,但只有那個聲音緊跟不捨。

──像小偷一樣,闖進別人的家裡。

「這不是他的!」男孩邊跑邊叫。「這是我媽媽的東西!我只是拿回來而已!」

 

男孩坐在路邊,對著陽光看那枚戒指。

彩虹的光芒灑了他一身,經過的旅人嘖嘖稱奇,有幾個對男孩開價,但男孩只是搖頭。

看你沒吃東西吧?十金幣買了。

不賣。

這匹馬跟你換?

不賣。

我的馬車跟商品價值超過一千金幣,在城裡只要你吹牛兩句可以買到兩千金幣以上……

不賣。

男孩被問得煩了,離開了道路往野外走去,當他發現被幾個人跟蹤、包圍;他努力地跑開,但即使跑得精疲力竭,卻還是逃不開這些人。他被踢倒,要脅著交出戒指。對方臉上貪婪的表情一覽無遺,就像農場主人的表情,一模一樣。

逃不了了。男孩緊握著戒指的手鬆開。

──要放棄嗎?像乞丐一樣坐在路邊哭、像小賊一樣進到別人家裡,最後……

戒指滑動,就要從手中掉出時,那個聲音再次刺入他的心中。

──最後像屍體一樣倒在地上?就像媽媽一樣?

「我不准你這樣說!」男孩掙扎起來,用手抓、用牙齒咬、用頭撞,打他的人痛叫著退後了幾步,口裡咒罵著。

搶戒指的人拿著木棍與匕首圍在男孩身邊,但男孩已經重新站起來,用著憤怒如燃著火焰般的眼神瞪視他們。男孩下定決心,再也不會輕易放棄,要保護媽媽的遺物!

「那邊在幹什麼?」不遠處幾個穿著華麗的人騎馬接近過來。「你們在國王的獵場裡面幹什麼?」

「沒有沒有……」圍著男孩打的幾個人結巴說不出話,男孩則是推開他們站了出來。

「我要參加大賽!這是我的戒指!」

「喔……」騎著白馬緩步跟上來的新任國王對侍衛點了點頭,幾個男子便被帶到一邊去問話。他看到男孩手裡散出彩虹光芒的戒指,眉毛挑動,說道:「我准你參賽,明天的審查你可以參加。」

說完,國王便調轉馬頭回到獵場,男孩站在原地,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情。

國王下了赦命准我參賽,我可以參賽了。

他小心地把戒指藏在口袋裡,沿著道路往城堡走去。

入夜後只有月光模糊地照著路,男孩踩著泥濘走著時,螢光從路邊的草叢飄出。男孩想起那個討厭的聲音,說道:「我可以參加大賽了,我不是乞丐、不是小偷、也不會是屍體,我是大賽的參賽者!」

──很好。

那個聲音變了,變得像是……

──我為你高興,你要一直努力,不要被人欺負了。

像是媽媽的聲音。

「媽!」男孩叫著,螢光飄入空中。

聲音不再出現,男孩緊抓著口袋裡的戒指,佇立在路邊。

許久,男孩往城堡的反方向離開。

「我不是參賽者。」他抬頭看著夜空中的星星。「我要留下戒指,不會交給任何人。」

那一次的大賽國王把所有的參賽者趕出皇宮,沒有人成為贏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