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aT]二十日 下午

女孩在路上逃跑。

廚師說要給她碗湯暖暖身的聲音彷彿還在狹窄的巷道中迴響,巷子的另一頭就出現了兩個人,指著女孩喊著「找到了!」「在這裡!」一邊奔跑過來。

是怎麼回事?我做錯了什麼嗎?女孩驚慌地想著,背後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她不敢回頭,一個勁的往前跑,在狹窄的巷弄中鑽來鑽去,希望甩脫背後的兩人。

但是彷彿再找她的聲音只有越來越多,一時之間四周充滿了腳步聲,交換著找到了嗎?在哪裡?之類的話語。

她躲在一個樓梯下的暗處,四周的樓房彷彿對著她倒下來,她縮成一團。

在充斥四週的聲響中,一個細微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

那是一隻沒有見過的,金色的鳥。

女孩抬起頭,看到鳥正偏著頭看她,並叫了幾聲。

「請不要叫啊,拜託,我會被發現的。」

但是金色的鳥並沒有理會她說的話,更大聲地連串叫了起來。女孩又急又慌,揮手想要把鳥趕走,卻沒想到鳥一點反應也沒有,被她打個正著,掉到牆腳一動也不動。

女孩摀住了自己的嘴,不是為了阻止自己發出聲音,而是意料之外的狀況讓她哭也不是,叫也不是;她噙著眼淚身手把鳥一動也不動的身體撿了起來抱在胸前,心裡想的只有趕快找人把這個小動物治好;她即使是趕羊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打過牠們,更別提傷害動物了,她就要跑出去的時候,一個男子從樓梯上下來,她連忙縮回了樓梯底下,祈禱自己不要被發現,一邊在樓梯下找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自己藏起來。

就再她打開第二個竹簍的時候,發現在竹簍的後面有個小小的通道,堆在前面的竹簍子就像是故意遮住通道一樣地堆著。她擠開竹簍子鑽了進度,一手把鳥抱在懷裡,單手撐地在黑暗的通道中爬行。

她就這樣子單手爬了一段時間,然後眼前出現了微弱的光芒。突然懷裡的小鳥掙扎了起來,她一放開手,牠就啪噠啪噠地往前飛去,沒一下子連拍翅的聲音都不見了。

女孩心裡放下了一顆大石,自己並沒有殺了那隻小動物讓她感到輕鬆了不少。她爬到了通道的出口,發現是一個巨大的洞窟,裡面站了一個老者。

「哦哦。」老者聽到聲音,轉過頭來看著四肢著地不知道該離開通道站起來,還是縮回通道往入口離開的女孩。

「別怕,別怕。」老者露出了微笑。「我不會傷害你,剛剛那些人是王后的人馬,你可以躲過真是太幸運了。」一邊說著,金色的鳥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女孩欲言又止,想對剛剛自己打了那隻鳥道歉,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老者看她這個樣子,笑著點點頭。「沒關係,沒關係。你聽不懂牠說什麼很正常,牠沒受傷。」

女孩點了點頭,眼眶中的淚水差點就要落下。「嗯,對不起,我太不小心了……」

「好了。」老頭指著一張椅子,示意女孩坐下。「告訴我吧,妳是從那兒到這邊來的呢?」

女孩爬出通道,拍了拍髒汙的衣服,才小心翼翼地在老者面前坐下。「我想應該是……東邊吧?」她不知道正確的方向,只知道不管是旅客或是村子裡的大家,都說往西邊的路順著一直走就會到達王城,所以她猜想反過來應該就是東邊了。

但是這個答案並不讓老者滿意。「東邊那兒?東邊的城市可多了,你是從哪個城來的?」

「我……我不知道。」

「妳必須告訴我!女孩!」老者突然嚴厲了起來,從椅子上站起身直瞪著她瞧。「如果妳不能告訴我的話,不要說妳的故鄉,就連這個國家也會消失的!」

「什麼……怎麼會這樣?」女孩的思緒陷入一片混亂,老者突然的反應讓她嚇了一跳。「怎麼會,為什麼……」

女孩無措的舉動讓老者放棄了逼問,他癱坐回椅子上,常常地嘆了口氣。「女孩,妳看到的巨大鑰匙,開啟的是另一個世界的門。」

「貪心的世界。」老者哼地一聲補充道:「因為他們覺得那邊什麼也沒有,所以當門打開的時候,他們什麼都想要……」

看老者收起剛才恐怖的表情,女孩稍微放鬆了一點,靠在椅背上坐著。「那……那邊怎麼會什麼也沒有呢?」

「不是什麼也沒有,而是他們認為什麼也沒有。而我也曾經是那樣。」

老人身手逗弄金色羽毛的鳥。「……我們都是。」

女孩不作聲,等待著老者繼續說話。

「於是我們離開家鄉,離開我們原來屬於的世界,在大家認為『什麼都有』的世界中流浪。」老者的聲音像是從時間的另一端飄來,說著遙遠遙遠的故事。「但是我們失望了。」

「什麼都有的世界,什麼都要代價。生命的代價是其他的生命,能量的代價是其他的能量。」

老者低下頭,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太痛苦了。」

女孩看著兩手撐在膝上的老人,他看起來就像是即將失去生命一樣,虛弱、而且痛苦不堪。「我可以帶你去我的村子,你可以幫我救出大家,把門關起來嗎?」

老人抬起頭,露出一張被歲月刻劃過度的臉。對於女孩的問題,他沒有回答,只凝視著她。

「……可以嗎?」女孩又問了一次。

「我可以教妳怎麼把門關起來。」

「……我的村子呢?」

「我只能告訴你怎把門關起來。」

* * *

女孩回到了村子。

她繼續趕著羊,只是她沒有再為羊取名字。

她的手中抓著同樣的木杖,唯一的不同是多了一枚華麗的戒指。

即使要走上很久很久才能到有市集的地方,但她還是沒有離開那個已經不在存在的村子。

她在巨大的黃金鑰匙旁邊重新蓋了一棟小木屋。

偶爾有對異界的大門抱持不良企圖的人,但他們沒有再在別的地方出現。

女孩守護著她的故鄉的遺跡,不讓異界的門隨便開啟;她也讓異界的門也守護著自己。

她成為了世界與世界之間的守護者。

追逐(A chase)
勇敢(Brave)
某人不聽從(Someone disobeys)
治療(A cure)
鳥(Bird)
路(Road)
會飛的(This can fly)
洞(A hole)
被遺棄,流浪者(Outcast)
守衛(Guar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