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aT]十七日

「全部吞下去。」女巫這樣說了。年輕的男子看著碗裡的液體,猶豫不決。

這不是他的計畫的一部分。到叢林裡面尋找女巫,話還沒說到一句就被逼著喝下一碗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黏稠液體,更不是他會預期到的遭遇。

更何況,他是要成為下一任國王的人,怎麼會落入這步境地?

女巫醜陋不堪的臉逼近他,他可以聞到那股不知是怎麼微妙地混合了各種藥草的氣味而變得無比難聞的味道。

「喝下去。」

說得那麼容易。他怨恨地瞪著醜陋的女巫表達自己的不滿,但又馬上決定從那可怕的臉上移開目光。終於他皺著鼻子,配著心中無數的抱怨困難地嚥下了那碗東西。

不過不管怎麼樣,是找到女巫,又前進一大步了!達成這個任務讓他精神一振,於是拋開沮喪的心情,把心中待辦事項裡「尋找女巫」的這個項目劃掉。

「……那麼接下來呢?」他展開紙捲,看他該進行的下一個步驟是什麼。

女巫懷疑地看著在他手裡慢慢展開越來越長的紙捲,嘴裡嘖嘖作響。「那什麼東西,拿來。」

「啊,你怎麼可以……」男子還沒說出口的話在女巫的瞪視下吞了回去,感覺比剛剛的「東西」還要難以下嚥。「……請,請隨意閱讀……」

「成為國王的標準流程……這什麼東西……」奇怪的標題引起了女巫沾滿灰塵的好奇心。她轉了轉眼睛,在書桌前面坐下。「首先,找到被龍監禁的公主,並打敗龍?」她懷疑地看著畏縮地站在大鍋邊的男子。受到注視的對象尷尬地縮了縮脖子。「我沒有打敗龍啦,我選的不是那個方法。」

……重點不在那兒吧?女巫暗忖:早就沒有龍要養公主了,誰會去給自己特別找一個麻煩放在家裡面?就算有花不完的錢,也沒有那麼好的心情吧。

「還有別的喔?」女巫挑挑眉,視線重新回到展開的紙捲上面。

「喔,我選的在最下面啦,大概是第八十三種。」男子好心地提醒女巫,希望她快快閱讀完快快還給他,國王之路還很長呢!

女巫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八……十三種。」她這才注意到,手裡的紙捲結實地捲了不知道多少層,搞不好比她的鐵湯杓還重。她眼睛往上吊,不耐煩地抓住紙捲的一頭,把其他的部分往空中一拋甩開來。

紙捲落在地上,像是鋪出一條白色的地毯似地滾到了門外。

「……我這是要歡迎誰啊。」男子心疼寶物被丟到地上的呻吟被女巫的怒視截斷,他只有乖乖地站著,含淚遠望滾到門外的紙捲。

「第八十三種:一般人成為國王的方法,A-有錢人的方法:」當女巫終於突破耐性極限找到她要看的章節的時候,旁邊堆著的紙地毯已經淹過了她的小腿。

「啊,我選的是B種喔。」男子再次好心地提醒女巫。他已經把滾到門外的部分全部拉回室內了,在層層疊疊的紙張中他試著整理出紙捲的尾巴,打算從後往前捲起來。

「……B-真正的普通人的方法:森林冒險。尋找精靈、巨人、洗澡的仙女、在河上漂流的水果、中空發亮的植物、巨大的豆蔓、或是真的什麼也沒有的話,女巫。」

「所以這座森林裡面是真的只有我就是了。」女巫手指掐著紙張緩緩說道,那口氣讓男子覺得彷彿她的指甲正陷入自己的頸子一般。「也……也不是啦,只是我沒有遇到其他的人就是了……」

「難怪最近這麼多人來我屋子,我還以為沼澤變成什麼觀光勝地了呢。」女巫冷笑了一下,上下打量男子。「做……做什麼?」男子抓起紙捲擋在自己胸前。「我……我可是要成為國王的人喔!」

「怪了,」她丟下紙捲,手指在桌上的清單逐條確認。「我沒調錯配方,怎麼到現在也還沒有效果……哎,算了!」

「啊?」男子坐在紙堆裡面,看著獰笑地接近的女巫。「妳,你要幹什麼,妳不要過來啊,我可是國王,國王喔!」

「你想當國王?」女巫手指挑起男子的下巴。「那我就讓你當吧。」

「什麼?」男子眼睛一亮,充滿希望地望向女巫彷彿看著初戀情人,剛剛的恐懼消失無蹤。「真的,真的可以讓我當國王?真的嗎……」

女巫甩了他一個巴掌,再一腳把他踹到牆壁邊。「噁心死了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光看到你我都想吐了。」

受到暴力相向的男子並不為所動,依然以閃閃發亮的眼光看著女巫。「真的可以嗎?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居然會這麼快……」

湯杓在空中劃出筆直的線條重擊男子的鼻樑,他馬上痛得彎起了腰在地板上縮成一團。

「要比喻的話,就是偷個國家,這種事情做起來比說簡單多了。」

「怎麼可能,一個國家有多大啊…….啊!」男子壓住鼻樑,疼痛的感覺還沒消退,臉上又被一腳踩了下來。

女巫居高臨下地看著男子。「怎麼不是偷?看看……」她抽起紙捲,拉到其中一段。「要嘛救公主,要嘛拯救王國,不然就是消除外患,全部都是偷到國王或是公主的心的方式,不是嗎?」

「可是,要怎麼偷到心…….嗚!」男子趴在地上,想抬頭群問女巫的時候又被踩回地板上。

女巫愉快地轉動腳底,好像很享受那種感覺。「就像字面上一樣,把心臟挖出來藏好。」

「什麼!」男子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但踩在臉上的腳卻怎麼樣也推不開。,他很快就放棄掙扎,含糊地表示抗議:「太殘忍了,這種事情只要是人都做不出來的!」

「你說的沒錯。」

男子感覺臉上的壓力驟減,手腳並用地爬離女巫的腳下,抓著桌子站了起來。「既然我說得沒錯,妳……」

「……妳是誰?」

疑問句所指向的目標,是一個美麗的女人。

「女巫呢?」男人張望室內尋找剛剛說話的對象,答案卻來自他以為不可能的那個人口中。「我就站在你面前,怎麼樣?」

男子望著姣好的面容,寬鬆的袍子也無法遮掩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心中動搖不已。「怎麼可能,怎麼……」

「什麼東西不可能……」女巫皺起的眉心讓男子心中一陣酸楚,在那個瞬間他甚至覺得,只要能讓她展露笑顏,即使一死也在所不惜……被以這種心情注視著的對象好整以暇地拉了椅子坐下,在桌上抓起一個小瓶,把裡面的灰灑在自己的影子上。隨即灰所沾到的地方從地面突出,彷彿什麼東西從地板下要掙開影子的界線到達這個世界般地,平面的黑影拉出了立體的形狀。「沒有什麼不可能,」女巫牽起從地上浮出的人形的手。「介紹給你認識,這位是惡魔。」

站在女巫旁邊的,是一個穿著正式禮服的俊俏男子。他低著頭,拉起女巫的手在唇邊輕點一下,然後向坐倒在地上瞪大眼睛的男人行了個禮。「您好,您就是這次的客戶嗎?」

「什什什、什麼客戶!角、角、你的頭上有角啊!」男子死盯著女巫被吻的手背,兩腳在地上亂踢,用屁股在地上磨著倒退直到牆邊,然後他靠著牆站了起來,嫉妒的怒火讓他厲聲詛咒著:「惡魔,你這惡魔!」

「是,您可以這樣稱呼我。」惡魔再點了點頭,臉上還是溫文有禮的笑容。

「是這位女巫召喚我來幫助您的,您希望偷到國王與公主的心是嗎……」他禮貌地轉頭看著自己的召喚主微笑,但那個表情卻在下個瞬間凍結,彷彿他再也不依著時間之輪的轉動而有所變化。

女巫也看著惡魔,眼神濕潤地閃爍著光芒,他們完全無視於男子的存在,沉浸在互相凝視的兩人世界中,嘴唇緩緩地接近。看著這一幕的發生,男子咬緊牙關也無法忍受自己才剛一見鍾情的女人卻對著別人動心的表情,他只有閉上眼轉過頭去,不想見到惡魔橫刀奪愛的瞬間。

但他轉過頭去之後,聽到的卻不是擁吻的聲音,而是兩人相偕嘔吐的聲音。

他回過頭去,看到女巫與惡魔跪倒在地上,正狼狽地擦著口沫。

女巫喘著氣,她傲人的胸脯大幅度地起伏著。「怎,怎麼回事,剛剛那是什麼……」

惡魔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與女巫對望。

於是俊美的惡魔看到女巫。

艷絕一方的女巫看到惡魔。

兩人不顧一身的穢物,又擁抱在一起,熱烈地吻了起來。

男子看著這一幕,雙手困難地覆住了臉,痛苦的呻吟聲卻是三人份。

應該是在擁吻的兩人不約而同地發出了哀嚎聲,哇啦地奏起了胃酸與半消化食物的協奏曲。

男子聽到可怕的聲音,看到的卻是跟剛剛一樣的景象,美麗的女巫與俊俏的惡魔跪倒在地上,狼狽不堪卻又優雅萬分地擦著嘴邊的殘留物。

「我……我懂了……」惡魔困難地站起身,一邊喘氣一邊盯著男子看。他喘息片刻,臉上再度露出了微笑。「妳給他吃了什麼東西,對吧。」

女巫抓著惡魔的袖子,慢慢地爬起來。「是我新調的魔藥,要不要我們來試試?」

看著兩人打情罵俏,男子正準備默默離開的時候,卻被兩人異口同聲地叫住。「你想去哪邊?」「給我回來!」

男子畏縮地站在原地,看到女巫美麗的眸子怒視著自己。當他決心要以生命作為換回她的笑靨的代價的時候,豐潤的嘴唇吐出了悅耳的聲音:「從現在開始,你要一直看著我們,直到我把魔藥調好,你才可以走!」

惡魔則是輕輕拍了拍身上的穢物,那些東西聽話地從他身上掉落下來。他走近男子,親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是想當國王嗎?作為你為了我們的愛而等待的代價,我告訴你怎麼成為國王吧。」

「愛?」男子不可思議地質問:「你是惡魔!惡魔不會愛的!」

「喔--」惡魔的笑容更加燦爛,他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錯錯錯,我們只是跟上面那群的方向不太一樣而已。」

「而且,」男子張嘴正要說話,卻被爪子給抵住了嘴唇。「你想當國王,愛!是一定要的。」當惡魔從口中吐出「愛」這個字的時候,彷彿他也吐出了什麼具體的東西,男子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打中了一樣。

彷彿嘲笑著或是很愉快地,微笑著的唇線再度吐出文字:「更何況,你現在已經不是普通人了,你擁有的是人類所能獲得最強大的力量,愛呀!」

男子只覺得受到羞辱。「你是惡魔,你們擁有法力,而我只是個普通人,愛又能怎麼樣!」他憤怒地別過頭去,卻立刻又被扳了回來,而在面前的是惡魔憤怒卻又不失英氣的臉龐:「你剛剛聽到她說的了,你再從我們身上移開視線,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一邊說著,幾隻爪子還在他的臉前面晃。

「有關信守承諾這一點我們倒是跟上面那群人很接近,我們說出口的事情,都一定會做到。」

寒意從男子的背脊蔓延開來,他點點頭表示理解;施加壓力的一方則滿意地收回了威脅用的工具。

「那麼,在我們可愛的小女巫把魔藥調好之前,我先跟你說說,如何成為國王。」他勾了勾手指,落在地上的紙捲飛了起來,落到惡魔的手中。然後他發出了相當開懷的笑聲。「啊?找到一個被龍囚禁的公主並打敗龍?」惡魔忍不住哈哈大笑,趴在桌上雙肩不停地抖動著。「地獄啊,這東西是什麼?整人嗎?拷問用的笑話大全嗎?你不是認真的吧這位先生?」

在惡魔的尖銳無情的笑聲中,男子低著頭,一臉受到羞辱的樣子回答:「對,我就是看著這個東西希望成為國王的。」

「哦哦,好的。」惡魔收斂神色,深呼吸之後才繼續說道:「現在你已經不是普通人類了,這東西……」

火焰在成堆的紙捲中發出了光芒,下一個瞬間淹沒房間地板的紙捲已經無影無蹤。「你已經不需要了。」

「什麼!」男子瞪大眼睛,跪在地上希望可以找到一點紙捲的碎片。「你,你幹什麼,這可是我花盡所有家產才買到的……」

「別在意那東西了,你擁有的是更有價值的東西,不管是誰都會需要你,都會希望你能看著他們。」

惡魔彎下身,抬起了男子的下巴。

「你這雙充滿魔力的眼睛啊……」

女巫端著碗走到惡魔身邊。兩人身體相貼,輪流喝下了碗裡的液體。

「那麼,」惡魔煞有介事地站在男子面前,兩手張開。「人所賜與的,惡魔給予保證。」

「你雙眼所見,將是世界最美好的一切,沒有人可以抵抗你祝福的事物;你所背棄的,都會受到災難,毀滅,並消失。」

惡魔摟著女巫的腰,兩人的身影逐漸變得透明。

「你保證什麼?」男子看著影子慢慢淡去的兩人。「我要成為國王!你保證嗎?」

「……往城堡去吧,你會得到你想要的。」

男子一個人站在小屋內。他望著室內,屬於他的東西已經消失,承諾他的人也不見了,就連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女巫兼初戀情人也跟著不知去向……

於是他離開了小屋,離開了森林。

當他站在城堡附近的一棵樹下時,他看到的是從未見過最美麗的人們。一開始人們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看著他或是彼此。後來人們聚集在他的面前,只求他望向他們一眼。當他拒絕國王的召喚,堅持要留在樹下與民眾說話,而國王的使者強硬地要求他必須踢從國王命令的時候,人們簇擁著他踏進了皇宮,趕走了國王。

然後他成為了國王。他每天站在皇宮前面,俯視他的國度。偶爾他會想到惡魔與女巫的事情,但很快地就都拋到腦後。

但這個國家沒有持續很久,當他被人從背後刺殺,並挖走眼珠之後,國家在第二天變成了廢墟。人們自相殘殺,燒毀房舍。

不到一週的時間,就像惡魔所預言的一樣,這個國家消失了,只剩下一座巨大的廢墟。

全部吞下去(Swallowed whole)
計畫(Plan)
國王(King)
醜陋(Ugly)
偷竊(Stolen)
惡魔(A fiend)
兩人相戀(Two people fall in love)
會說話的物品(This item can talk)
樹(Tree)
風暴(Storm)

1 關於 “[OUaT]十七日” 的評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