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aT]第六日

在森林中遇見了小仙靈。

柔軟的翅膀、嬌小的身材-真的很小!-與可愛的臉蛋,真讓人忍不住希望讓她陪伴一起旅行。

所以我想了一個方法,讓她自願跟我一起旅行。

我把在上一個城鎮買的蜜糖拿出來,自己吃了一點然後放到她面前。

小仙靈小小的身軀兩手捧著跟她的頭一樣大的蜜糖,看起來就像是個小孩抱著心愛的玩具一樣。

「小仙靈啊,我說呢,有東西比花蜜跟露水更甜美、更芳香,也比這個更好吃,妳知道嗎?」在她露出高興的表情一點一點吃著糖的時候,我輕聲問道。

可愛的臉蛋左右搖了搖,我露出了微笑。「只要妳跟我一起走,我就讓妳嚐到那些味道,如何?」

小仙靈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走吧,我不會騙妳的。」我作勢要離開,她猶豫著看著草叢中的同伴。

我把糖從她的手中拿出來,丟進糖罐裡。「我要離開了,妳要跟上來嗎?」

小仙靈猶豫著,但是還是拍了拍柔軟透明的翅膀飄到了我的肩上。

我從糖罐裡拿了顆糖給她,她高興地坐在我的帽子邊上。

真是單純。看著她坐在帽沿露出來搖晃著的兩隻小腿,我不禁滿意地笑了。

借道山路的行程總是令人滿頭大汗,尤其是上坡的時候。我看著小仙靈小小的背影飄在前面,像是引導我前進又像是催促我快點。

也許對她來說,看著我的感覺就像是我看著巨人一樣,而理所當然巨人應該走的比我快,而不是氣喘噓噓地跟在後面。

我對她招了招手,從糖罐裡再拿出一顆不一樣顏色的糖。

小仙靈回到我的帽沿,兩隻小腿再度出現在我的眼前,搖晃著。

不過有她的陪伴,旅行果然愉快輕鬆了些,我比預定的要早了許多到達下一個國家,路上也有時間在森林中打獵,我抓了幾隻兔子用布袋裝著,也許可以賣一點錢,買點好吃的給小仙靈嚐嚐。

才踏進城裡,侍衛便圍了上來。

「就是他!在王的森林中打獵的人!」「他手裡的袋子就是證據!」

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把我按倒在地上,袋子被搶了過去。

幾隻兔子被倒了出來,四處亂竄。

小仙靈被旁邊的誰抓住,我聽到她驚慌的叫聲。

「別碰她!你們這些野蠻人!不過就是幾隻兔子,了不起我賠錢就是了…」

但我的抗議並沒有被接受,反而因為我說的話而更加憤怒的樣子。
他們喧鬧著一群人把我捆起來抬進了皇宮。

在國王「公正」的裁決下,我被丟進了監牢裡面。

「旅行人,念在你不知道我國的規矩,我就特別法外開恩。我問你,你抓了幾隻兔子是要做什麼?」在把我丟進監牢之前,國王以一種憐憫的眼神看著我。

「是的,陛下。我捕捉牠們是希望能夠以這幾隻小動物果腹,而不是為了其他的目的。」這個理由應該是很安全的,比起賣錢之類的什麼,應該是很一般的回答…

「那你就把牠們當作牢裡的食物吧。這樣你就不會餓死了。」

說著,這該死的國王露出了微笑。「一共五隻,我就關你五個月吧。」

「什、什麼…」混蛋!這該死的傢伙根本就是要我死,這種該死的…

在我來不及詛咒他與他的國家之前,眼前冒出了許多星星,然後是一片黑暗。

也許做了夢或是沒有,醒來的時候看到的是連手腳也不能伸展的牢房,四邊都是石牆,只有距離大概兩個人高的天花板上有個小窗。

「醒了嘛,盜獵者。」聲音從上面傳來,長相難看的男子把五隻髒兮兮的死兔子丟了下來,一邊吃吃笑著。

「國王對你真是開恩,你是少數有肉吃的犯人啊。」

我低頭一看,兔子的屍體在骨頭堆上頭。那些骨頭一個個都是人的某部分,也許我真會死在這邊?

幾天過去了,即使我能連毛皮直接啃,沒吃的兔子還是發出了令人作嘔的味道。

五個月…嗎。

國王每隔幾天就會到牢房來探視。當他出現的時候,牢房總是一陣求饒的聲音與他的笑聲回響著。

不折不扣的虐待狂。

也許又過了幾天,或是幾個月,或是幾週;我已經無法理解時間的意義。在失去意識的邊緣上,我感覺到嘴邊有著甜甜的味道,這讓我稍微集中了一點精神。

小仙靈停在我的鼻尖,手中抓著一片糖的碎片,正試著塞進我的嘴巴裡面。

她的翅膀有些破碎,身上也是髒兮兮的,不知道是從哪邊逃出來,又是怎麼找到這邊的。

總之從那時候開始,她不時地會從天花板上的小窗飄下來,帶著一些食物然後再飛走。

某天在國王進來「享受」囚犯的呼喊聲的時候,我難得地聽見了他不同於笑聲的聲音。

「什麼?又不見了!不是給那東西套上項圈了嗎?你們這些人是廢物啊,連個小妖精都看不住、廢物!全是廢物!給我搜遍了每一吋地方也要找到!」

那天晚上,小仙靈帶著糖果飄下來的時候,我看到她的脖子上有著一些金色的液體。

我才知道原來小仙靈的血是金色的,眼淚是銀色的。

也許是她的努力或是別的什麼原因,我的身體雖然稱不上健康,但也不如之前虛弱。

也許我有方法逃出這個地牢。

於是下一次她帶著食物溜進來的時候,我把她輕輕地握在手裡。

「別走,在這邊陪我。」小仙靈皺著小小的眉頭看著我。

我露出了微笑。「放心,一切就快要結束了。」

於是她留了下來,何其幸運地,國王第二天就來享用他的犯人的哀嚎。

我知道他心情太差,因為他特別站到了我-從不哀求的犯人-的牢房上面,打開了天花板,臉上的怒意清晰可見。「向我求饒。旅行人。也許我會賞你幾隻賴蛤蟆吃。」

「不。偉大的國王。」我舉起了握著小仙靈的左手。「您看到她了嗎?」

國王的眼睛瞪得突出來,他兩手撐著地板以-應該是-他所知道的最惡毒的句子咒罵我,向我怒吼:「你受天譴的盜獵者,快把小妖精還我!不然我就把你的牢房灌水、讓你在裡面游泳!」

「偉大的國王陛下。」我盡可能舉高了左手。「您看到她了嗎?我雖然是虛弱的犯人,但是陛下的珍寶我還是有力氣捏死的。」

國王露出了有一點慌張的表情。「你敢!我一定要你死得很難看!」

我小聲地對小仙靈說道:「尖叫吧,尖叫,讓那個人聽到。」

細細的聲音傳了出去,國王憤怒的聲音跟囚犯的聲音混在一起。

「該死!叫他們安靜!我要說話!把他們灌水!吵的人全部灌水!」

然後國王的臉露在天花板上的空洞旁。

「國王您聽到了,她的聲音吧?」我是著露出殘忍的表情,雖然我不確定那張討人厭的臉看不看得到。「放我出去,我就放了她。」

「…你!」國王的臉從天花板的空洞消失,然後是憤怒的吼聲。

「把那傢伙放出來!現在就放出來!」

於是牢房上方垂下了一跟繩子。我把繩子用右手單手抓住夾在腋下上,抓了幾根之前磨利的骨頭插在腰帶上。

「拉我上去吧,國王陛下。」我對著上面喊道:「您就快要與您的寶物見面了。」

就在被拉到地面的時候,我兩腳頂住牢房牆壁與地面的交界,並用力地把繩子往反方向扯,兩個僕役就這樣一個重心不穩掉進了地牢,守衛抓著矛要衝過來的時候我已經用骨頭削尖的一端抵住了國王的背後。

我放開小仙靈,要她躲在我的口袋裡面。接著我兩手各拿了一根削尖的骨頭,分別戳著國王的脖子與背後,命令警衛把地牢的囚犯全部放出來。

守衛一下子就被從地牢釋放出來的囚犯們給剝個精光,雖然有些人的確是被冤枉的,但也同樣有些人看起來就不是善類。

「各位,你們自由了。」我提高了聲音說道:「拿起你們拿得到的武器,現在是你們逃走與復仇的時間了!」

囚犯們大聲喊叫,簇擁著我與被挾持的國王離開了牢房,回到了陽光籠罩的街道上。

士兵與人民們帶著恐懼的眼光看著我們這群不法之徒,然後從最接近的一個士兵開始,不久之前還在地牢中求饒的囚犯們揮舞著武器衝了出去。

沒有武器的囚犯則跟在我旁邊,我們一群人緩緩移動到了馬廄前面,把國王綁在馬上並一人騎上一匹,就這樣衝出了這個國家的城門。

我沒再回頭,也不管那國王的下場如何,我只記得我在馬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等我恢復精神的時候,面前是一片草原。

我把小仙靈帶走的那個森林。

她的同伴從草叢中冒出頭來,發出一些細柔的聲音。

我把她從口袋裡拿出來,捧在手上。

「回去吧。」我對她輕輕地吹了口氣,柔軟的翅膀顫動著。

她回頭看著我,我搖搖頭。「妳該跟她們在一起的,那才是妳該在的地方。」

她只是一直看著我而沒有其他動作。

「我沒有糖果了。」我苦笑著,伸手在馬鞍旁邊的袋子拍了拍。

袋子的聲音沙啦響,我好奇地把袋子打開,裡面是給馬吃的白糖塊。

「呵…」我拿了一大塊給她,也許對她來說有些重也不一定。她搖晃地抱著糖飛到同伴那邊。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搧動的彩色翅膀,也許真的這邊才是她該生活的地方。

我扯了扯韁繩,把馬掉頭準備離開的時候,小仙靈飛到馬耳朵中間坐下。

「嗯?」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臉上有著銀色的反光。「還要嗎?」我把袋子打開,又拿了一塊白糖出來。

小仙靈搖搖頭,飄到了我的頭上。

我看不到她的臉,不過兩隻小腳離我的眼睛更近了。

「妳要跟我一起走?同伴沒關係嗎?」

小腳晃了晃。我轉頭看著她的同伴,她們飛出了草叢對著這邊揮手,翅膀掀動就像是一道一道小小的彩虹。

我把剛剛拿出來的白糖拿到額頭上面,感覺到小仙靈接過去並放在我頭頂上。「…好吧,如果要跟我一起走的話,那就抓好啦!」

頭髮有被扯緊的感覺。呵。

小仙靈(Fairy)
非常聰明(Very wise)
城鎮(Town)
食物(Food)
山(Mountain)
巨人(Giant)
青蛙(Frog)
皇宮(Palace)
旅行(Journey)
監牢(Prison)

發表迴響